农村别墅外墙装修

2021-11-26 07:46发布

农村别墅外墙装修

在同名的城市里,当你向南踱过萨尔茨河。请找一个就近的拱门穿过,然后在熙熙攘攘的的街口,先不急于去看城堡,也不陷入到咖啡馆或奢侈商店的诱惑里,而是先试着找找这条街道旁少有的一块细小但还算开敞的空地——在空地的对面,你会看到这样一个房子,它在联排的建筑中最为瞩目。

然后,从左侧的门进入,再登上靠着左侧墙壁的楼梯,顺着右上方的自然光亮拾阶而上,你会明了这个光鲜亮丽的房子在背街面藏着一个狭长的天井。这样的天井带来阳光和新鲜空气,让在拥挤街区里的建筑物有了个撩开燕尾服下摆的机会。与正面的道貌岸然相比,他的背面简直是在自然生长。

从天井向这个房子回望,你会看到房子像山谷一样开辟,窗户像岩洞一样挖凿,在不经意的地方还有用于通风的缝隙(比如提到的那个上楼梯时所见的光亮就是来自于右下角出平台的台阶下的长条孔洞)。

眼尖的朋友应该会在看到正立面的照片时发现那一行堂皇的烫金大字: (莫扎特出生的房子)。莫扎特出生于1756年,而这房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末期。如果考虑到增建和休整,这样一座由盐矿发迹教廷垂青的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可以租住的,六层楼高的,样式考究又尝试解决人居环境问题的房子搞不好真的和我国明朝中叶,安徽附近,因为经商或入仕支撑起来的民间宗族的聚落在时间上重合。

那么,如题主所说阴冷,幽暗,和逼仄昏的徽派建筑是不是就相形失色了呢?

老实讲我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

还是以莫扎特故居为例,这个临街立面规整讲究比例的建筑在背面开窗和空间退让上的生动很大程度上为的是向各个楼层引入更多的光线和形成换气。一些错层和不规则的做法一方面是因为就地解决的直观做法根本来不及纳入到经典样式的设计中,另外一方面是,背街的房间本来就是留给奴仆杂役看店伙计使用的次等空间,纵然可以让现在的游客感受到有趣的景致,但是这种从周边环境推想的直观设计的效果不一定能够保证。碰上气候变化或者瘟疫流行,这样的内向空间很有可能收效甚微。但是,有考量总好过没有考量,萨尔茨堡的冬天不算太难熬,夏天的温度也不太高。在寸土寸金的‘粮食胡同’,外来务工人员得以找到安顿自己的角落终于能不是那么不舒服地做一做在大城市扎根的好梦。

而必须要说,徽派民居面对问题可不是这样。如果看一看我国对于建筑气候区的划定,徽派民居处在一个相当棘手的环境里——夏热冬冷地区。夏天要考虑降暑,冬天要考虑保暖,而这样的气候还隐藏着一个幕后大麻烦——高湿度。对于萨尔茨堡的这个房子,又或者中国北方合院建筑,在没有机械设备服务的古代,能做的事是,冬天关紧门窗依靠墙壁屋顶的厚重来抵御寒气增加房子能接受阳光的面积,再配合一些室内采暖应该可以捱过;到了气温升高但不至于太高的夏日,只要能够利用好通风人居舒适上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哪怕是碰上偶尔而至的炎热天气,只要建筑能够利用遮阴控制直接的太阳辐射,人通过排汗也能适时地降低体感温度。而对于湿度太高的地区,无论是想靠封闭环境在冬天积聚热量,又或者想利用开敞空间在夏天疏导热量都会遇到问题——因为高含量的水分让空气拥有很高的潜热( Heat),于是,空气就像变得笨重一般,在其他地方行之有效的调节环境的手段也变得迟钝起来。

所以,当在外赚了大钱又与士大夫结交甚欢,甚至在国家财力支出上能表现参与能力的徽商,因为对故土的眷恋和对宗族的恭顺而回老家修建宅邸时,他们已经手贱的选择了最高难度。

我在徽派建筑和江南园林建筑的区别是什么?的问答里就说过,对于在这样的环境里的世世代代来说,他们的首要目标是生存。在聚落式的居住形态中选择合院这一建筑形式后,如果阴冷的冬天还能靠衣物和炉火,那么湿热的夏天无疑是最大的麻烦。在斟酌利弊的不断验证下,徽派建筑的策略是这样子的:

首先要控制太阳光

我的一个学长做过三个古村落的调研,这里比对了三个村落中三个老住宅合院采光的多寡农村别墅外墙装修,伴随着的,就是因为太阳辐射而带来的室内温度的高低。很明显的,牺牲光照,就是在减少得热。因此,以徽派建筑为代表的南方合院民居的这一个‘合院’更多的被冠以‘天井’,’一线天‘这样标识其狭小的名字。

第二个还是通风

建筑因为围护和内部活动而拥有比周边要高的温度,反过来说拿相对较凉的室外空气置换室内空气就是在降温。这里,天井再次成为调节的主力,通过场地风从屋顶层吹过的机会,天井上空气压变小带动下层稠密街坊的空气流动。当无风的时候,屋外街道是相对干燥和易被太阳直射地区,家家户户的天井空间可看成相对湿润凉爽的区域,这时石板街道被加热气流上升带动室内空气流动,此时的天井顶部成为补充新鲜空气的入口。

有风 ~

无风 - -

无论有风或者无风,房子都有穿堂风的可能。所以在靠近天井的地方设置的美人靠并不一定是用来痴痴看天的地方,它更是因为通风所带来的舒适让未出阁的闺女心满意足一个晌午。

(天井附近的美人靠)

当控制了来自阳光的得热,又给室内带来穿堂的风,不仅仅是居住着舒了一口气,房子本身也得以能够‘呼吸’。配合民居中热动力设计的就是建筑的墙面和地面。外围白粉墙面和内部木质薄墙的配合一方面可以通过多次反射把相对少的光线引导到房间深处,另一方面材料表面可以通过吸收释放水汽帮助平衡室内的相对湿度,在白天吸湿降湿便与居住者排汗降温;晚上气温下降的同时出现结露和返潮在夜晚的蒸发中将墙体的热容释来放迎接新的一天。说不得,门额上那块五世同堂的木雕,因为复杂精美的技艺所增加的表面积不知又与其他的装饰品和庭院中的青石板们默默吸走了多少恼人的湿气呢。

徽派建筑并不是土豪拍银子就可以没来由平地而起的,这些在困难模式下建立起来的民居很大程度上是之前在地人居住经验的总结,当不靠谱的居住和建造方法被汰换,坚持下来的就是当年的最优解。于是就这样的过了两三百年。多少后辈吃着苦中苦,从这样的村落走出去。延延绵绵。这依然是老宅的功德。

而到了现在农村别墅外墙装修,当我们走回这样的老宅,我们的被空调电灯手机Ipad剥剪过的舒适区域(

Zone)根本放置不入这样一个需要人与房子相互熟悉的空间里。这并非都是房子的错。与其说这是徽州民居在宜居上表现出的不足和局限,不如说这是湿热环境下房屋宜居表现出来未能挖掘完的潜力。除了站在历史和传统的立场我们应该保护这样的老宅,我们实际上还拥有当下的意义——当人口拥挤,能源紧张,环境恶化的当下,热岛一样的城市面临着疏不通导不畅的问题。而我们声称徽派建筑应该被保留发扬的时候,也许只是在几个符号前沾沾自喜,而实际上传统建筑在古韵低吟的背后已经通过先验和试错给我们暗示着解决方法。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保佑

世世代代传香火

……

===========================

对西北地区干旱条件下合院建筑的讨论:如何在干热环境中创造一个凉快清爽的院落? - 铭蔚的回答

对华北(北京)合院建筑的讨论:在改造老北京四合院(比如最简单的一进院)时,有哪些生态设计的方法可以运用? - 铭蔚的回答